您好, 歡迎來到中國采購與招標網!
位置 返回首頁 咨詢中心 打破資質壟斷:央企、國企、民企即將迎來公平競爭的時代?

打破資質壟斷:央企、國企、民企即將迎來公平競爭的時代?

公告內容

來源:國務院、住建部、建筑業資訊平臺、基建通

作者:川

歡迎轉載,但請務必注明來源與作者,謝謝合作!


在《再見:墊資施工!》一文中談到了《建設工程企業資質標準框架(征求意見稿)》即資質的改革情況,那資質為什么要改革?改革的目的及意義在哪?


行業現狀

縱觀整個行業,近幾年建筑領域民營企業下行的趨勢非常明顯。民營建企數量上雖然超80%,但是卻在爭奪不到20%的市場份額。在中國500強企業排名中,幾大建筑央企在基建領域前十的地位,民企毫無插足之力。對于央企、國企來說,利用自身天然優勢(資質、國資信用、強關系網、注冊資本金大、業績好等),甚至就連招標設置的條件都對他們有利。比如一些工程在招標階段設置只有央企、國企才能達到的高門檻,很多民營企業根本無法企及。


這樣一來央企、國企會拿到很多工程項目,然后再分包、轉包給小的民營建筑公司。而這些民營建企為生存發展,只能做掛靠、分包等上不了臺面的事,從而獲取微薄的利潤。且民營企業融資貸款的難度也是很大,銀行一般都會選擇規模大的國企進行貸款,而小的民企管理水平弱、信用低,銀行貸款政策對這些民企的要求更加苛刻,導致民營建企銀行貸款的成本非常高。


央企/國企由于各種優勢~建筑市場中的壟斷,而這種壟斷又使得央企/國企與民企的優勢進一步加劇,從而導致惡性循環。其中導致這樣的現狀的根本性原因之一就是~資質壟斷!

 

資質的現狀

比如特級資質作為建筑業的“頂級身份”之一,是每一家建企都在追求的。據基建通大數據統計:截至2020年7月底,全國特級資質數量達868項,分別歸屬683家企業。那么他們的分布是怎么樣的一個情況呢?


五特:一家

四特:21家

三特:26家

雙特:66家

一特:569家


大家可以看到是呈一個金字塔形分布,其中五特、四特、三特清一色全是央企;雙特的66家中,民企只有18家,相當于民企連三分之一都不到。剩下一特的569家中民營建企也只占了約1/3


因此,綜合起來,完全可以說是多數特級、一級資質集中于大型建筑央企、國企;少數特級、一級資質集中于地方企業,多數民營建企持二級、三級資質長期徘徊在低端建筑市場民營建企數量上超80%,但是持有的特級資質數量上占比卻不到1/3。這也是為什么我們常說,民營建企數量上雖然超80%,但是卻在爭奪不到20%的市場份額,劣勢地位非常明顯。因為首先你資質這道檻就邁不過去,然而造成這道門檻的原因又是一個死循環:沒有業績(分包的算不了業績),就沒有資質;沒有資質,就接不到工程,何談業績?


鐵路領域民營建企更慘,一家特級都沒有;這樣長此下去,對于市場的活躍度、競爭的充分性肯定是不利的。所以此次資質改革正是朝著大幅壓減企業資質類別和等級的方向邁進,目的就是要打破資質壟斷,讓民營建企充分的參與到市場競爭中來


比如:將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調整為施工綜合資質,取得原10類施工總承包特級資質中的任一類,即可換發綜合資質。取得綜合資質的企業,可承擔各類別、各等級施工總承包業務,不再申請或持有其他施工資質。所以,擁有一項特級資質就更顯得至關重要了,這就是此次改革的核心和用意所在!


為什么建筑企業資質一直在改革?

其實對于資質的改革,已經持續多年,包括我們之前也多次發文,不管是淡化也好,還是此次意見稿的大刀闊斧也好,都是想營造一個公平合理的競爭環境,因為資質就是那個源頭


一直以來,資質的重要性可謂是至高無上。很多時候資質已經不僅僅是市場準入的標準那么簡單了,更多的是自身業務能力的代名詞。對于沒有資質的企業來說,連參與投標的資格都沒有。因此這些企業,只能被迫通過借其他企業的資質、被迫抽取高額管理費等的方式來達到中標所以很多時候雖然我們也在嚴管違法分包、非法轉包等行為,但是這些都是治標不治本,因為沒有抓住根本性的原因~資質


另外就是資質的審查標準本身就存在缺陷,對于建企來說,想要申請資質就必須達到規定的資質等級的要求。而資質要求一成不變,久而久之,建筑市場上同等級、同類型、同數量、同業績的企業就變得非常多。建企相似度高,同質化競爭嚴重。


資質是企業實力體現的一個方面,但不是唯一因為企業的真正價值不在于資質本身,而在于市場的競爭力。有些單位雖然有相應資質,卻沒有對應的施工能力;而有些呢雖然有能力卻沒有資質,于是層層轉包或分包就成了行業的潛規則。其實道理很簡單,這就類似我們平時講的學歷和能力一樣,高學歷不等于高能力,因為許多能力是在社會實踐中、在摸爬滾打中不斷激發或鍛煉出來的,而非課堂中教出來的,而資質改革就是要松綁唯學歷論。


PPP的玻璃門如何進?

當然了,如果從為民企拓寬基建大門的角度來說,可能很多人有異議,并且會說“現在不是有PPP了嗎?不是給民營建企放開了口子了嘛。”這個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經多次談到,PPP的初衷是很好的,其本意之一是在新一輪基礎設施建設中吸引民間資本。但是,如今這個看起來卻更像是玻璃門,看得見摸不著。放眼望去,目前的現狀卻是PPP已成銀行的海洋、央企/國企的饕餮大餐。縱觀整個PPP市場,毫不夸張的說有些項目的招標條件和規則,就是為央企、國企量身定做的。“例如,有的PPP項目只有3~4億元,卻要求社會資本要有數十億甚至數百億的凈資產。”試問有幾家民企能達到?再者,中小民企資金實力本來就弱,而銀行方面根本不愿意為民營企業放貸,所以即便是有機會拿到PPP項目也無力參與融資,導致民企的“求生之路”愈發艱難。


大家可以看到,民營建筑企業多難?需要資質的項目,由于沒有業績(分包算不了業績),升不了資質;PPP等項目需要資本金(重視融資能力),由于民營建筑企業得不到銀行的支持,又參與不了,可謂是處處受限,所以這也是導致資質必須/一定要改革的地步了


鐵路領域是焦點

實際上建筑業的改革,是一個全方位、全鏈條式的改革。資質是根本性的改革點之一,但也不是唯一。改革需要實現上下聯動、縱橫融通、前后政策的連續性和銜接性等。比如2019年的《國務院關于修改和廢止部分行政法規的決定》公布的施行,修改、廢止了39部行政法規及部分條款,其中將《對外承包工程管理條例》第二章“對外承包工程資格”全部刪除。這意味著民營建筑企業與央企一樣,不再受對外承包工程資質的限制,可以甩開膀子“走出去”了


再比如在資質改革意見稿之后不久,就發文再次鼓勵民企進入交通基建領域(特別是鐵路領域)。比如上面談了,鐵路領域民營建企連一個特級都沒有,而在《鐵路領域大門打開:民營建企的春天到了!》一文中談到了國家歡迎民企進入基建領域(鐵路領域是重點)。于是很多人半開玩笑的說“你讓民企進來試試,長褲進來,短褲出去,甚至是連褲衩都虧掉”等之類的留言(下圖)。



其實對于這個問題大家有些誤解,因為鼓勵民企進入鐵路領域,并不單單只有施工一條路啊,也可以是投資/運營階段、PPP模式以及產業鏈上下游其他環節啊,因為民企在管理及運營效率上相比國企是非常有優勢的

彩88-欢迎您